githubtwitterkeybaselinkedininstagrammedium
2017:回顾,展望,难忘。

This is a summary of my 2017. I have not yet written an English version of this… Meanwhile, feel free to read the Google translated version

2017年可能是我高中生涯中最重要的一年。我在此总结了一下我的一年,并对2018年的自己设立目标。这篇文章本来想在月初发布,然而最近一些千奇百怪的事占用了我的大把时间。也好,慢慢写,好好总结。我就是要以流水帐的形式,记录并分享我这一年来的收获。

2016年初,离开上海,离开平和半年,我开始尝试融入美国的学生开发者群体,贡献一些开源代码。我发现这不难,但并没有很多人愿意去做。美国孩子每天有大量的空闲时间,但他们会把大把的时间花在社交媒体,游戏,和无所事事上。这些东西对我来说并不重要,传统的中国式教育已经把我塑造成了一个高度集中的人。潜意识告诉我,时间不能浪费,哪怕做一些微小的,看似没有意义的贡献,也比纯粹浪费时间好。

2016年11月,我开始在GitHub上找一些小的仓库,帮忙修Bug,改代码。12月,我解散了Codex,准备在美国本地创建一个组织。同月月底,我找到了我的几个朋友,一起开始策划我们的社团——“Wootton Geeks”。一开始这些进展得并不顺利,我在我的英文博客中也有提到,因为我并不知道美国学生需要什么。我在国内参与过一个又一个失败的社团,我也尝试过自己领导社区编程组织,但这和在美国的公立学校组建社团不一样。我完全不理解有些人脑子里想的是什么,也不想去想,因为我知道这根本不会是我社团的目标。

2017年1月,我为自己设立了一个目标——“Passionately bring tiny changes to the world.” 这条文字一直被我挂在个人网站上,虽然我自己在工作时也很少会去想到这条,但一年下来,我好像也向这个目标做了不少努力。

2017年2月,我正在和学校的乐队前往佛罗里达迪士尼表演的路上,我收到了一封邮件。邮件来自Hack Club总部的一位实习生,他们从开源社区中发现了我,希望我能够在我的学校创立一个社团,并加入他们的社区。求之不得——我正愁不知道怎么安排社团活动的内容,有这样的一个组织帮我出谋划策,我当然选择加入。在社区中,我认识了我现在的“同事”,也是朋友的Zach Latta。当时我对他的背景表示钦佩——高中没有毕业,离开学校创立非盈利组织Hack Club,头年获得彼得·蒂尔奖学金(Thiel Fellowship)的十万美金补助,2016年获得福布斯30位30岁以下青年精英的奖项。在和他电话交流多次后(每次电话时长至少两个半小时),我发现这个人不简单。他有着极强的说服力,也有很大的抱负。我记得一次跟我聊时,他说他创立Hack Club的最终目标,就是取缔传统公立学校的教育理念。

于是我同意了加入。3月,我向学校学生会提交了社团申请,曾经的Geeks Club最终更名为Hack Club;5月,社团通过,我的计划真正开始。同月底,在Hack Club社区中学习交流了三个多月后,我开始为这个社区的发展出谋划策,开发工具,维护数据库。

2017年5月 Wootton Hack Club社区社交活动

6月,我为我的社团申请到了$6,000的服务器资金来鼓励社团成员学习Linux,并为他们提供服务器的资源。高一到此结束,我并没有开始我的第一次社团活动,不过我已经下定决心,我要用一整个暑假,创造出学校里影响力最大的社团之一。

值得一提的是,4月,我第一次参与了在马里兰大学举行的Bitcamp黑客马拉松,连续编程32个小时,与队友共同完成了一个智能标题党大数据分析器,从此对这些活动产生了兴趣,也影响了我前往加入StudentRND。

2017年4月 Bitcamp 几乎40小时无眠后和队友的父母介绍我们的项目

6月底,我来到了华夏未来华盛顿中心实习。说是实习,我并没有真正学到些什么。只不过,我通过这次的实习机会,认识了不少人,并有了自己的一小笔积蓄。我十分感谢华夏未来的工作人员,还有一起和我工作,帮助我这个全公司年龄最小的实习生完成任务的实习生们(Jason, Alex, Joseph),以及几位我原本不可能认识的志愿者们(双胞胎Lucas & Clevon, Grace, Kisha…)。

2017年7月 华夏未来华盛顿中心 助教

7月底,我加入了Johns Hopkins CTY学习逻辑语言。我接触到了各种各样的文化,中国人,美国人,印度人——学习归学习,与这些有意思的人一起生活三个星期,我觉得这是一次不同寻常的体验。

同时,我在Hack Club的社区中结识了来自芝加哥的Sean Kim。我们一起用了三个星期的时间开发了一个大型项目平台——Shipit。这已经是Hack Club的官方项目发布平台,每天都有几十位,甚至几百位学生被介绍加入这个平台,并在此发布自己的编程项目。

2017年9月 Hack Club Shipit平台

八月,我最忙碌的一个月。学校的鼓号队开始排练,一练就是一周六天,一天八个小时。有人说看着我们像军训,我说不,这比军训更加累,因为吹奏乐器需要很大的肺活量,在四十度的高温下别说深呼吸,连动一下你可能都觉得累。但是我们坚持下来了,以优异的成绩完成了训练。比赛从9月开始,一直延续到11月初的决赛,在这期间几乎每个周末我们都有比赛,即使没有比赛我们也会安排长达8个小时的训练。在这样的时间占用下,我们仍然需要完成高一繁重的学业任务,压力不小。Wootton高中鼓号队最终以州冠军,国家亚军的成绩,光荣地完成了赛季的比赛。

2017年11月 Wootton鼓号队 Towson University马里兰州决赛

八月底,Zach向我发出了邀请,希望我能够加入Hack Club的国际核心团队,帮助运营Hack Club的社交媒体,并协助全球13个国家内超过180个社团的运营。我将此视为我的一项责任——我做事的习惯就是这样,只要我接到了任务,我一定会交上一份最完美的答卷,哪怕耗费我的时间再多。在我接手一个月后,Hack Club社交媒体的阅读访问量较上一个月增长了2000%,我们也在第二个月制作并发布了一段视频,该视频获得点击量超过15万。

9月,学期开始。我渐渐感受到了压力——这份压力不同于国内大考试的压力,而是无时无刻不在影响着你的压力。每天你起床的第一件事就是前往查分系统查询你目前的成绩,看看有没有从A掉到B;睡觉前你想的最后一件事,永远是明天有没有考试,有没有Due Date,有没有Deadline。然而在这样的压力下,我仍然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完成Hack Club总部的任务,并运营我自己的社团。9月14日,社团第一次活动。我自己撰写了一篇长达十五分钟的演讲,解释了我创立Hack Club的初衷,以及对美国现在教育制度的理解。社团参与者远远超过了我们的想象——第一次活动,我们的签到人数达到了85人。

2017年9月 Wootton Hack Club新生招募

2017年10月 Wootton Hack Club社团活动

10月,我正式加入了另一个非盈利组织,学生研究和发展基金会(StudentRND)。我将在2018年2月,与我的团队(Emma, Larissa, Sean)一起,开办一场大型的编程集会CodeDay DC。目前为止我们收到了超过$1000的现金赞助——这些资金将会为参与的超过80个学生们提供奖学金,奖品,和活动的食物。我希望我能够通过这样的一次活动,一个组织,向社区表明我的态度:人人都必须学会编程,而入门编程的门槛并不高。

2017年11月 CodeDay DC活动策划会议

我的一年基本到此为止。我在年初立下的目标虽说看似永远不能实现,但在经历了这样丰富的一年后,我觉得我可以毫不犹豫地说我尽力了。2018对我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一年。我将会组织三个大型活动,完成第一次SAT考试,组织第二年的社团,以及帮助Hack Club的国际社团们完成他们的使命。

数据:

2017年,我…

  • 22个开源项目做出贡献,其中自己编写了11个独立项目,3个由团队帮助完成;
  • 为Hack Club和StudentRND向297家美国公司发送赞助邀请函,成功获得现金/资源赞助超过$9,000;
  • 参与了3场黑客马拉松,分别是4月的Bitcamp,8月的BigParser和10月的Hackital;
  • 发送了314条推特,其中72条通过@starthackclub发送,每日阅读量约1200人次
  • 花费了191个小时编程,平均每天编程31.4分钟
  • 组织了13次社团活动,25位活跃社员积极参与
  • … …

我期待新的一年的收获。

2018年1月17日中午

于美国马里兰家中